SHI卷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巍澜】镇魂灯抽奖活动 接剧版结局默默脑的小甜饼

1.OOC注意!

2.剧版设定,一发完

3.接结局,不过是想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

4.无脑,小学生文笔

5.最后拉灯车····算了就算清水文吧

以上?

 

0.

  “我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

  “赌,不管过了多久,不管相隔多远,我们一定会再次相见。”

  “好。”

 

1.

  镇魂灯,镇恶者之魂。扬,善者之德。

  具体怎么扬?

  抽奖。

  是的你没有听错,抽奖。

  原因只是因为,夜尊刚吸尽地星能源结果就爆体而亡。虽然能量守恒散失了就回不去了,但那么多能量就是没有散到宇宙里去,这就造成了一个后果---海星与地星现在遍地都是散着的能量,还好对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影响。四圣器虽然因为赵云澜的祭身安定了下来,但还是被动性地吸纳着四周源源不断的能量。就像人吃多了会吐一样,只要有人给它们一点刺激,它们就会往外吐东西。

  而这东西,就是所谓的奖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2.

 

这种抽奖机制被发现,还要多亏我们的小郭,郭处长。

某天他拿起亮地简直可以让特调处不交电费的煤油阿不镇魂灯,就这么摸了一下。

按理说早就领了便当的汪徵和桑赞就这么被吐了出来。

Emmmmmm

大概里面住了个灯神吧。

 

3.

  小锅巴于是又壮着胆子摸了一下灯,

  哇哦老李

  再摸一下

  哇哦路人甲

  再来

  哇哦沙雅

  再来

哇哦炮灰乙丙丁·····

楚恕之看不下去了。

  小郭就这么被拉去找了獐狮。

  獐狮思考了一下,说大概是小郭做的好事太多自身的白能量气场,俗称功德太厚啊balabala ······总之这次事件小郭没什么伤害。

  “而且······阁下不妨往里面直接注入能量,”獐狮意味深长地看了郭长城一眼:“以阁下的福祉,说不定许的愿望能实现呢。”

 

4.

  镇魂灯:我不是阿拉丁神灯啊喂!!!

 

5.

  于是小锅巴就真的去许愿了:

“魔镜啊墨镜·······”

 

6.

  念错咒语啦喂!!!

 

7.

  然而灵光一闪,特调处无事发生,倒是小郭那厚的流油的福祉削的只剩薄薄一层。虽然这些福祉小郭随便做做好事超超度没多久就又可以回来,但楚恕之到底还是担心,制止了他继续这个行为。

 

8.

  千里之外,好吧也没多远就是龙城东南那曾经挖出土生土长的小鬼王和斩魂刀那块地方。

  “这透明兮兮的是个什么东西?”

  那个透明兮兮的“东西”坐在地上一脸迷茫。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过了没多久,发现这莫名生物的两人再次惊讶地发现,这小别致点火冰冻瞬间移动甚至隔空关门拉窗帘什么的无所不能。

哇。

 

9.

  这种特别的东西当然要交给特别调查处啦。

  所以弄了半天你们还是没看出来他是个人吗???

 

  瞎说,人哪有透明兮兮的。

 

10.

  “火攻冰术还会隔空关门拉窗帘?”楚恕之“哼”了一声,“不可能的,我这辈子只见过一个人能如此完美,那就是黑袍使!”

  于是刚刚从门外进来的黑袍使一脸迷茫地看着他。

 

  ······你谁???!

 

11.

  于是真相大白了,虽然小郭许的愿是特调处到齐,但好歹回来了个沈巍。虽然他现在是个能量体,不过没关系,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生物教授无说不能。虽然他似乎暂时什么都不记得,但是没关系,隔空关门拉窗帘一条龙轻轻松松,异能似乎并未有多大改变,甚至因为拜托了形体的束缚,和靠吸收现在龙城遍地的能量,力量是更强大了。

 

 

12.

 

   虽然还少了个人,特调处还是开了个小Pa庆祝了一下。然后由祝红宣布了一下特调处往后方针:学习雷锋好榜样,多做好事多积德,争取早日让小郭抽出一只赵云澜来。

   “好!!!”大庆惬意地吊着老李炸的小鱼干大喊一声:“争取早日让蠢主子回来给我铲屎!!!”

 

13.

  忙里偷闲时,林静会帮着沈教授一起做他的仿生人体。

  毕竟是黑袍使嘛,整天见不得阳光飘来飘去终归不好,还是要做一个躯体住住的。

  沈巍一皱眉,发现事情不对:“不对,皮肤不要用这个材料,摸起来不舒服。”

  ······

  所以您是要给谁摸啊喂???

 

14.

  又是忙里偷闲再偷闲的时候,林静和丛波教会了沈巍电子技术。

  到底异能是学习,学的就是快,不到一小时沈巍就可以黑进某地星中枢管理系统了。

  所以那一万年巍巍和地星在干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15.

  但沈教授似乎又凭借着他超乎的学习能力在网上学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16.

  “沈教授,你在做什么组织啊?”

  “腺体。”

  ······啊?不是已经装好了吗?

 

  “沈教授,你这是在调试······什么激素吗?”

  “ALP······”

  “·······对不起打扰了。”

  没等沈巍说完,对网上那些东西有所了解的林静匆匆离开,欲哭无泪。

  完了,等赵处回来,奖金别想要了。

 

17.

 

  在茫茫宇宙中,有一只孤独的小澜孩。

  他每天都要和流星雨来场斗智斗勇的跑酷。

  火球砸他躲,砸中了也并不会死,就是很疼。

  真的很疼,比烈火焚身还疼千倍万倍。

  但他没办法,只能不停的躲不停的躲。

  他也在等一个人。

  等一个可能再也回不来的人。

  

 

18.

  赵云澜等到了。

  他一个踉跄,眼看就要被一个火球砸中面门。

  但一个人挡住了万千火球,手一抬,万千陨石化为灰芥。

  他把他揽在了怀里,他在抖。

  他说:

  “对不起。我想起来了,我全都想起来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

 

19.

  赵云澜刚想笑,刚想和沈巍说不用说对不起,刚想擦去沈巍的眼泪,沈巍却一把抓起赵云澜的手,一个瞬移把他带了出去。

  “诶等·····!”镇魂灯会·····!

  “小郭!”

  “好!”又是一个许久未见的熟人。赵云澜看着他右手举灯,左手托住了灯台,心里“咯噔”立马要去阻止,却还是被沈巍死死拉住。

  沈巍用一个极其温柔的眼神看着他:“没关系的,云澜。这次,让我们来。”

  边把另一只手搭在了灯托上。

  “还知道回来。”老楚瞥了赵云澜一眼,也把手搭了上去。

  “老赵,欢迎回来。”“老赵,该给本喵换猫砂啦!”“老大······”······

  一只手,又一只手搭上了镇魂灯,镇魂灯发出了一圈圈柔和的光晕,洗净一切铅华。

 

20.

 

  “干杯!!!”

  今晚的特调处,与三年前的团圆夜比,似是什么都没有变,却又多了很多。

 

 

21.

 

  刚回到家,沈巍准备烧一壶开水,就被从背后揽住。

  沈巍叹一口气,拍拍赵云澜的手,转过身。

  双目对视,其中的爱意谁也没有遮掩。

  “沈巍,我们赌赢了。”

  “恩。”

  “我好想你。”

  赵云澜突然凑了上来,吻了沈巍,亲的沈巍面红耳赤,刚准备有所回应,赵云澜却僵了一下,皱眉:“等一下,是不是有茶水翻了?”

  沈巍的脸更红了:“不是······是我信息素·····”

  “等等····不是宝贝儿你说什么?”

  “信息素······”

   老司机如赵云澜,怎么会不知道信息素是什么,他不禁有那么一刻怀疑起了人生以为自己走错了世界。

  “这个身体······是我自己做的·,我就想尝试一下·····你要是不喜欢,我就·······”

  赵云澜终于反应了过来,嘿嘿一笑:“怎么会不喜欢呢,喜欢!说来你可能不信,我也有信息素味哦~”

  沈巍眨眨眼。

  赵云澜拿出一根棒棒糖,一口咬碎,棒子随手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再次附上了沈巍的唇。

  “水蜜桃味的,喜欢不?”

  甜甜的味道在两人唇齿中弥漫,舌头偶或碰到大块的糖碎被划那么一下,只是增加了缠绵的快感。

 

   是夜,茶香满室。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