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卷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巍澜】此身不弃

【接原著结局】
*沈巍失忆注意!
*白兔攻白兔攻注意!非逆cp!
*OOC注意!原著小说只看过两三遍可能有设定不严谨什么的……emmmm而且会一不小心带入剧版的,毕竟emmmm满脑子都是居老师和bei老师啊
*小虐怡情
*回忆小虐……沈教授?
*嘤嘤嘤他们两怎么这么好(*/∇\*)
*比较……清水文?(拉灯车……)
*贼短小
*下午做题做到吐呜呜呜再也不刷题了我为什么要虐自己,还不如产粮给自己
*幼儿园文笔注意

1.
    赵云澜眉头紧缩,对着键盘敲敲打打。
    ----至于他为什么不带上林静给的防辐射眼镜…
    只是因为沈巍无意间说了一句:“你的眼睛真好看。”
    而此时的沈巍就两手搭在膝盖上,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出神地盯着赵云澜,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像当年跟着昆仑君的小鬼王。
   
2.
    “好了!走吧宝贝儿工作完成回家…”赵云澜在椅子上刚一偏头,就笑了:“我这么好看的吗?”
     沈巍也低下头抿唇笑了:“嗯,好看。”眉眼弯弯,却没有一丝戾气,很难让人联想到昔日的斩魂使。
    

     这是我的那个沈巍吗?

     这样一个念头不知第几次浮了出来,让心头一阵酸梗,但随即,赵云澜又骂了自己一句混帐:
     赵云澜你就知足吧!沈巍能活下来,能拥有三魂七魄,还能喜欢你,本就是天大的运气。更何况他是为了天下苍生,是为了你。再说,自己开始也不是把什么都忘的一干二净,他等了你一万年…
     如果……如果自己和沈巍没有相见……那是不是就不会有后面发生的一切?是不是一切仍在斩魂使的掌控之中?是不是他就不需要给自己心头血?……不,大封依旧会破,沈巍,注定是那个牺牲品。
     那再早点呢?昆仑索性不要和小鬼王见面?索性不要给他取沈巍这个名字?不要让他背负这巍巍高山?不要苦守千年?……可如此他就永远是鬼族,是大煞无魂之人,是所有生灵厌恶口诛的恶人……
    
     照理来说,现在的结果是最好的,但沈巍却不记得他,也不记得自己。
     的确,后土大封破后,赵云澜的确抓着昏迷着的沈巍的手一遍又一遍地默念只要回来就好。
     但爱人醒来时的一脸茫然,还是让赵云澜本来狂喜的心一沉。他为了天下为了自己的一万多年,到头来却什么都不记得。

     “云澜?”
      赵云澜从沉思中终于反应过来,慌忙地眨了一下眼睛:“啊?怎么了?”
     “没事 ”沈巍的一脸担心又转向了一个微笑。弄得赵云澜心里头又是一阵泛酸。
      他这么好,为什么…

      为什么天要这么对他?

3.
     “赵处。”“哟,领导又偷懒,那么早下班啊。”
     “沈老师好。”“沈教授。”

       沈巍一一点头回应这些“陌生人”。而赵云澜头也不回,带着低气压直接拉着沈巍就走。
  
      “诶,赵处又怎么了……”
      “还能怎么,当然是因为沈教授了……”
      “那沈教授……什么时候才能好啊?这都过去一个月了……”
       祝红敲了一下大庆脑袋:“你以为是像你一样记忆被封印住了?人家是……”
     “斩魂使是因为以身殉封,如果没有成圣,那他就……命虽保住了,还有了三魂七魄。但记忆,怕是……再也回不来了。”楚恕之咳嗽一声,打断了祝红的话。
      

      经历了那么多,我希望赵处和沈老师,能够幸福,好好地过完一辈子。
                                   ——————小郭日记

4.

     “药吃过了吗?”
      模糊灯光下的沈巍格外地温顺:“嗯,吃过了。早点休息。”
     “好。”赵云澜翻身躺下,关了灯。
      黑暗中,有那么一瞬间,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
     “云澜?你睡着了吗?”
     “怎么了?”
     “我感觉你工作心不在焉的,是因为…我吗?”
     “……”赵云澜侧过了身,他适应了黑暗,看着沈巍的眼睛:“为什么这么说?”
     “好像发生了很多事……但是我都不记得了。如果你有哪里不适应现在的我的,就和我说。”沈巍看着赵云澜,又笑了:“我喜欢你。”
      “嗯。”赵云澜的心情突然轻松了起来,和沈巍继续对视视。沈巍的睫毛很长,眼线很深,最要命的是,瞳孔就算在黑暗中,似乎也有他独特的光芒,似乎可以让人忘却一切烦恼。
      “……”继续对视。
      “赵云澜。”
      “嗯?”
      “我……我可以亲你吗?就一下?”
      “随便,宝贝儿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就一句话的事吗?”
      “真的?那……那我亲啦?”
       chu~

5.
     至于第二天早上,赵云澜带着一脸痛心疾首却又明显心情愉悦的微妙表情一手微微捂腰牵着他脸红的“老婆”来上班时,祝红“啧”了一声:
     “男人。”
     这就是后事了。
     
     
     
   

评论(4)

热度(101)